北京市
互联网      + 全国专业刑事律师服务平台         首页
网站导航
移动正义刑辩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详情 > 成功案例 > 全文

行贿罪缓刑判决书

受理法院: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

判决时间:2022-03-04

案号:(2021)皖1202刑初619号

涉嫌罪名:职务犯罪

判决结果:缓执

辩护方向:被告人

桂客学院学习心得·“求清、求情、求轻”的行贿案件辩护

 

临危受命,帮助当事人顶住压力

本案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接受委托,案件是通过朋友介绍的,朋友只是说自己同事的父亲被检察机关调查,可能面临刑事诉讼,具体情况让他同事和我联系。接到当事人儿子的电话以后,本想约第二天上午再见面,结果当事人儿子非常着急,必须下午马上见一面,说是有很紧急的情况。

见面以后当事人儿子表示,检察官告知其父亲当天是审查起诉期限届满的最后一天,下午当事人必须到检察院去签署认罪认罚手续,如果今天下午不签署认罪认罚,检察院将会对案件从重处理。当事人此时正在去往检察院的路上,希望律师能在当事人到达检察院之前,给出专业的法律意见,分析一下是否签署认罪认罚,以及利弊得失。

这个突然的情况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律师若想给出法律意见,一定是以基础事实为判断依据,但此时只能通过与当事人十几分钟的通话就给出建议。于是只能从大的辩护策略上给出意见,通过当事人简单的介绍可以确认几点事实:第一,当事人在承包国有宾馆后厨过程中,有给予担任总经理的战友分红150余万人民币的情况。第二,其战友即宾馆总经理已被法院判决构成受贿罪。第三,在之前接受监委调查过程中,当事人如实供述了分红行为,监委工作人员曾经表示,由于当事人配合调查,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第四,目前检察官给出的认罪认罚量刑建议为五年有期徒刑。

在听了这些情况之后,首先与当事人交流了其个人对于自己是否构成犯罪的意见,当事人觉得自己毕竟给了钱,肯定有做错的地方,如果法院判个半年甚至一年刑罚,他也就认了,但是现在要判五年有期徒刑,自己实在接受不了。

在此种情况下,“求轻”的辩护策略就符合当事人的诉求,于是和当事人说:“认罪认罚是自愿行为,你到了检察院,如果认为量刑建议接受不了,可以不签署认罪认罚。同时可向检察官表示,如果是一年以下的刑期或者适用缓刑,就愿意认罪认罚,并且自己已经委托了新的辩护律师,希望在新委托的辩护律师见证下,签署认罪认罚”。

当事人这种“不配合”的态度自然引起了检察官的强烈反感,厉色告知当事人判处五年以下不可能,甚至立即表示如果当天不签署认罪认罚,检察院将给出七年至八年的量刑建议,让当事人自己考虑清楚,到时候再后悔就来不及了。检察官的此种表态给了当事人非常大的压力,因为刑事诉讼的结构具有特殊性,在控辩审三方中,控和审都手握公权力,对于当事人的威慑与影响远远超过律师。

好在当事人还算冷静,再次给我打电话进行了沟通,此时当事人的态度已经有了一定转变,首先觉得既然检察官说了不可能判处五年以下,是不是之前设想的从轻处罚就都不可能了。其次会不会今天不配合把检察官惹生气了,真的给出七、八年的量刑建议,法院如果按照量刑建议判了,这不又白白多蹲了二、三年的牢,要不然就签了认罪认罚吧,别把事情变得越来越坏。

这样压力就来到律师一边,在当事人已经动摇的情况下,如果律师坚持让当事人拒绝签署认罪认罚,一旦最终真的出现了当事人被判处七、八年有期徒刑的结果,当事人无疑会埋怨律师,觉得律师是为了挣律师费,才非要让他打这个官司,结果还让自己判处更久的刑罚。但是如果现在任由当事人签署认罪认罚,一下就压缩了辩护空间,在当事人已经认罪认罚的情况下,法院完全可以不采纳律师所谓独立的辩护意见。

应对这种情况律师能做的,就是与当事人根据案件情况分析利弊,让当事人自己最终做出决定。第一是让当事人自己考虑,如果签署了认罪认罚,自己在心理上能否接受五年的刑期,如果心理接受不了,又感觉自己连争取都没有争取过,就被迫低头,心理上的压抑可能比多坐一两年的牢更重,也可能对整个未来的生活造成影响。到了庭审的时候感觉后悔,不仅涉及到对认罪行为反悔的问题,而且可能造成更坏的结果。第二是作为律师可以做出一个基本的判断,依据本案的事实,如果充分的进行辩护,最终结果最差也至多是五年有期徒刑,可以专业为当事人提供一份心理上的保障,因此当事人签署认罪认罚不会带来额外的好处,不签署也不一定会带来额外的坏处,检察官所说的判处七到八年有期徒刑的情况基本不会发生。

最终当事人给予了律师充分的信任,在审查起诉阶段没有签署认罪认罚,也表示自己希望在法庭上对此案的是非曲直进行说明,希望律师能为他争取到最好的结果。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为当事人“求清”

经过阅卷发现,本案基本案情为,当事人陈某与国有宾馆负责人黎某系战友关系。在2000年初,陈某自己经营一家饭店,此时黎某晋升到了国有宾馆总经理的职位,但由于后厨管理不善陷入了经营困难。于是黎某与陈某联系,希望陈某关掉自己的饭店,来国营宾馆帮忙承包经营后厨业务,起码比陈某自己经营饭店更加稳定。于是陈某从此开始负责该宾馆后厨业务,按照经营额收取管理费用作为劳动报酬。

这其中有一个细节,在陈某开始经营后厨以后,黎某曾向陈某表示过,真的在后厨挣了钱,别忘了他黎某,于是陈某决定从每个月的管理费用中拿出一部分交给黎某作为分红。后期在2015年宾馆西区食堂后厨承包人退场的情况下,黎某直接安排陈某承包西区食堂,同时安排在陈某取得的承包费中,拿出三分之二分给副总经理张某及黎某自己。

通过梳理案件事实,律师发现本案中陈某不存在行贿罪所要求的“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构成要件,虽然存在给予黎某财物的行为,但由于缺少构成要件并不构成“行贿罪”。既然如此律师就决定以“求清”为辩护策略,为当事人进行无罪辩护,虽然无罪的结果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能让法院感觉到,本案依据行贿罪判处陈某五年有期徒刑存在很大问题,有很大难度,说不定案情会有新的转机。

庭审过程中,律师从陈某承包宾馆后厨的起因、实际承包的收益与当地其他后厨食堂的平均收益的比较、陈某多次提出不再承包被黎某挽留等情况充分说明了,陈某在整个承包经营过程中,没有获得任何的不正当利益。不仅没有获得不当利益,甚至连正当利益都没有获得,尤为显著的是西区食堂的承包,陈某完全是在黎某的指派下承包,承包后的收益除去给李某、张某的分成后非常之低,甚至监委工作人员在讯问过程中都质疑陈某,如此低的利润为何还要承包西区食堂的后厨。

经过对此一系列事实的论述,从两个方面充分的证明陈某在承包宾馆后厨过程中,没有谋取过不正当利益,即使认定黎某存在受贿的行为,也不能机械的认定陈某构成行贿犯罪。

第一,行贿罪与受贿罪虽属对向犯,但并不意味着一方行为成立犯罪时,另一方行为也必然成立犯罪,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为了谋取正当利益而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不是行贿。但相对方国家工作人员接受财物的行为成立受贿罪。

第二,没有获取不正当利益,是指没有获得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所谋取的不正当利益,而不是指没有获得任何利益。当事人获得利益的过程是否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应结合具体的司法解释规定进行严格的判断,不能因当事人存在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的情况,就机械的认定所获得利益一定是谋取的不正当利益。

整个庭审过程非常顺利,当事人也充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庭后主审法官也表示,合议庭会认真考虑辩护意见。

庭审结束后一段时间,家属了解到,法院方面对于是否判处陈某有罪也非常为难,因为此案最初为监委侦办并移交的案件,法院希望通过向监委请示听取监委的意见。

 

合情合理的“求情”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经当事人描述,在其配合监察机关调查时,工作人员亦认可,陈某这么多年经营宾馆后厨兢兢业业,所挣的钱甚至比自己经营饭店还要少一些。在调查过程中也多次向陈某表示,只要好好配合,如实交代与黎某的金钱往来,监察机关不会追究陈某的责任。之后陈某行贿案会被移交检察机关进入刑事诉讼程序,也是由于国家受贿、行贿一起抓的最新司法精神,但监察机关对于如何处理陈某案件始终是犹豫的。

还有一点凑巧的是,该国有宾馆的西区食堂承担一部分监察机关后勤保障工作,陈某与主要领导均有日常往来,有较为畅通的反应情况的渠道。

但是“求情”的策略也要以合理、合法为前提,在与当事人沟通后,决定从两方面进行“求情”:第一,以本案的事实及法律适用为基础,以庭审情况及律师辩护意见为依据,向相关领导说明本案确实存在法律适用上的错误,可能造成案件错误审判的情况。第二,如果判决陈某构成受贿罪,并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的刑罚,会造成严重的量刑失衡、显失公平的情况。因为本案涉及的行贿金额为150余万元,根据受贿罪相关司法解释,150万元,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判处刑罚,因而与本案相对的受贿人黎某已经被法院判处4年有期徒刑。而根据行贿犯罪的相关司法解释,陈某行贿150万元应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这种同一事件中,行贿人刑罚重于受贿人的情况,无疑属于严重的量刑失衡,同时明显违背一般常理,及刑法设置不同罪名进行差异化处罚的初衷。

对于同一监察机关办理的相对应案件,如最终积极配合调查的行贿人的刑罚,重于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受贿人的刑罚,也是监察机关自身难以接受的结果。

根据与当事人商定的策略,律师为当事人准备了反应情况,进行“求情”的书面材料,并由当事人提交给相关领导。

 

峰回路转再“求轻”

在开庭两个月以后,再次接到了主审法官的电话,主审法官表示,监察机关最新移送了一份情况说明,说明了陈某在涉及西区食堂承包经营的犯罪事实,早于黎某主动进行交代,希望法院对此情节予以准确认定。

主审法官在电话中表示,这属于一份对于陈某很有利的新证据,会组织重新开庭质证,也想在庭前再次询问一下律师的辩护意见,是否依然坚持无罪辩护。

此时自然可以听出法官的弦外之音,法院依据此份证据可能对陈某减轻处罚,但减轻处罚的前提是当事人认罪。于是随即向法官询问,是否可以根据新的事实组织检察院再进行一次认罪认罚协商,看看有没有可能在开庭前给出具体的量刑建议。法官表示不会再组织认罪认罚,案子拖的时间比较长了,如果当事人态度好的话,法院就准备发社区调查函,可能再次开庭以后马上就会宣判。

此种说法表示,案件已经大概率会以缓刑的判决为最终结果,峰回路转后,终于可以实现当事人最初“求轻”的目的,甚至已经比当事人当初所求要更轻。在与当事人充分沟通以后,当事人表示此结果完全可以接受,再次开庭也愿意表示认罪。

最终法院依据监察机关提供的新的证据,认定陈某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依法对其可减轻处罚,判处陈某构成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办案心得

在办理此案的整个过程中,从刘桂明老师以及桂客学院处习得的“求清”、“求情”、“求轻”的辩护策略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从实践中可以看出,这三种策略并不是择一的关系,反而是可以综合的,有策略的不停的转换。根据案件的发展,辩护使用不同的策略以达到最终理想的结果。也再次印证刑事辩护是一场以打促谈的较量,打官司并未最终目的,但想通过不打官司就谈出好结果也是不可能的,“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求出来的”这句话,在刑事辩护领域高度适用。


标签: 犯罪   司法认定   刑法           日期:2022-05-07 11:35:12 | 所属分类 | 成功案例
本文链接:https://www.lvs995.com/lawyer/cases/aid/136.html
推荐阅读

张海粟律师

专长:取保候审  
职务犯罪  金融犯罪    

律师详情 咨询我

高效  精准  服务

专业刑事法律问题咨询

在线咨询

本地律师,一对一在线咨询

最新资讯

学知识

律师文集

关注我们

找律师

找全国刑事辩护律师

咨询律师

在线免费咨询刑事律师

推荐律师

推荐全国专业刑事律师

登录 注册
     站点地图     热点罪名     关于我们     律师加盟     加盟须知     会员专享     网站地图     合作机构     律师登录    

刑事律师

正义刑辩网

服务热线

010-86221715

全国专业刑事律师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

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83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